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法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医网 首页 法医溯源 法医风采 查看内容

“法医剑哥”:执笔作文章,握刀辨是非,揭秘不在现场的“证人”

2019-3-28 11:04| 发布者: fmed| 查看: 466| 评论: 0|原作者: 管倩倩|来自: 民生66

摘要: 初见张剑,是在湖州市公安局南浔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说实话,你很难将眼前这个中等身材、笑容满面的男人,和大家印象中冷静、缜密、气场强大又略带神秘色彩的法医联系在一起,但在他不大的眼睛里透射出一种坚韧。 ...
初见张剑,是在湖州市公安局南浔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

说实话,你很难将眼前这个中等身材、笑容满面的男人,和大家印象中冷静、缜密、气场强大又略带神秘色彩的法医联系在一起,但在他不大的眼睛里透射出一种坚韧。

相较于真名,“法医剑哥”这个网名为更多人所知。2013年开始在网上写作的张剑,从博客时代就收获了不少的粉丝。

说到因写作走红的法医,你可能会先想到秦明。有时候世界就是这么神奇:张剑和秦明不仅是皖南医学院1998级的同班同学,还是同寝室的上下铺。

《法医密档:不在现场的证人》是张剑在2014年出版的第一部小说,当中的故事,是基于张剑日常工作以及同事间交流的真实案例进行改编和艺术加工的,但主线都是实实在在的科学和技术。

  歪打正着走上了法医道路  
  写作是情绪的宣泄出口  

“一片柳叶刀,法医用它剖开死亡真相、雪冤锄恶。”

这是张剑在《法医密档:不在现场的证人》小说序言中写下的第一句话。

1978年出生的张剑,现已是南浔刑科室的中坚力量,但这份工作,其实并不是张剑的第一选择。

“歪打正着,大学填志愿时选的是临床医学,最后被调剂到法医专业,刚好我父亲有个朋友是做法医的,所以我大概知道法医是干什么的,于是就走上了法医专业的第一步。换句话说是法医选择了我!”原本梦想着穿上白大褂的张剑,从2003年开始,身着警服成为了一名公安法医。

用文字记录工作,源于多年前的一起案子。

这起案子最开始是派出所接到一个小孩失踪报警,这是一个单亲家庭,母子相依为命,孩子很乖。在初步的调查中,民警发现了一些反常的迹象,于是联系了法医和痕迹人员立即前往小孩家寻找蛛丝马迹。

“从吃过晚饭起,到第二天早上6点钟,我一直在小孩家里反复进行现场勘查和现场访问,最终发现了一些异常情况,比如地面有反常的清扫痕迹,窗帘早早就被拉上等等,虽然家里没有翻动、没有打斗,但我心里就察觉到小孩子凶多吉少,家里就是第一现场,如果真是个案件,很可能是熟人作案;我立刻将发现的情况上报,根据这一情况,上级立即成立了专案组,连夜进行侦查,很快在天亮之前抓获了嫌疑人,并找到被藏匿在野外的小孩尸体。真相大白,与孩子家相识的一个男子,趁孩子母亲不在家,敲门进入,看到孩子母亲的挎包里有现金,顿起歹念,在他伸手的一瞬间被孩子发现了,男子怕败露,居然向毫无缚鸡之力的孩子伸出了恶毒的双手!”

案子很快就破了,可张剑心里却堵得慌,压抑了很长一段时间,“在小孩家中待了一整夜,看到了孩子母亲数次晕厥,直到最后神清完全呆滞,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个单亲母亲那种绝望的痛苦,我自己想找到一个宣泄的方式。”

出乎张剑意料的是,自己写的片段在网上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肯定,并希望张剑可以继续写下去。利用平时的空余时间,张剑用手机写完了《法医密档:不在现场的证人》,并得到了圈内诸多作家的推荐。

通过写作,张剑也有额外的收获,“对我的逻辑能力是一种锻炼,表达能力也得到提升,特别是与家属沟通时,能用最简练通俗的语言来向他们解释专业的知识。”

在采访中,张剑透露自己的第二部小说即将完成,不久后就可以和大家见面了。

  最难面对的不是残忍的现场  
  而是案件背后令人叹息的悲剧  

小说毕竟是经过艺术加工的,真实的工作中,法医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让张剑深刻的案子很多。其中一个是在一个大雨磅礴的夏天。

早上7点,110接到群众报警,在积满雨水的农田里趴卧着一具尸体,怀疑酒后发生意外。

“当时雨越下越大,田里泥水也越积越深,尸体离路边有十几米,必须立即下水进行现场处置,一是看看能否确定身份,二是看看尸表是否有可疑伤痕,没想到真的发现了疑点!”

张剑口中的疑点,一是在背部,有三处条形的挫伤;二是在颈部,有些半月形的擦伤;他当即就做出了判断,这不是意外,这是杀人案,死者应该被人用木棍追打致此,然后掐颈导致窒息死亡,可能有过激烈的反抗。

“对一个法医来说这一点不难判断,关键是在这种现场是否能找到其他关键的痕迹证据?”

张剑确定是一起命案后,立即对现场进行了搜索,终于在飘着杂物的水面上找到了断裂成六截的方木棍;在场人都怀疑不是这根木棍,将断裂的木棍拼接完整后,张剑肯定地说:“就是这根,应该是附近木工厂里的,你们可以去找找看。”

果不其然,侦查员在一家木工厂找到类似的木棍,不仅如此在随后的的现场搜索中还找到案犯作案时陷入泥田里的“人字”拖鞋。最不可思议的是,在接下来的尸体检验中,张剑在沾满淤泥的死者指甲里找到了嫌疑人的皮屑。作案人肯定住在附近。

凭着这些线索警方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在有力的证据面前,嫌疑人很快就交代了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审讯室里,嫌疑人痛哭流涕地说,自己打工的挣得钱不多,还好赌,赶上这几天还在襁褓中的孩子生病没钱看,就想到了去抢点,他以为死者有钱,本想威胁他弄点钱,但遭到死者激烈反抗,一怒之下痛下杀手,不仅害了他人,也让自己走上一条不归路。

“作为法医,最难面对的并不是冷冰冰的尸体和各种残忍的现场,而是这些案件背后的真相,有时善恶就在一念之间,让人警示,让人深思。”

一直面对着社会阴暗面和各种悲剧的张剑,是个热爱生活,懂得生活的人,他喜欢做菜,也喜欢在唱歌软件上录录歌,来消化工作中难免会存在的负能量。

  招牌曲是《大海》  
  网上学的新菜味道一言难尽  

南浔刑科室副主任张忠是高张剑一级的学长,也是张剑整整16年的同事。

“我俩太熟了,工作中是好搭档,生活中是‘好基友’,给你爆个料,张雨生的《大海》是他的招牌曲,刘德华的歌也很不错,隔三差五会叫上我们去他家吃饭。”说这话时,张忠很自然地搂住兄弟张剑的肩膀。

“我师傅做的菜啊,这个味道吧,怎么说呢,一言难尽……”1991年出生的徒弟曹应宏,从2014年8月份进入南浔刑科室以来,就一直跟着张剑。

曹应宏和张剑都是安徽人,初到南浔时,小曹人生地不熟,也没什么朋友,张剑就会时不时叫上他到自己家里开小灶尝尝家乡味道。

“我补充一下,说师傅做菜一言难尽主要是指他网上学来的新菜,我师傅平时做家常菜的味道还是没得说的,上次去他家吃饭是过年前,做了鸡公煲、牛肉火锅、酸菜鱼等一堆硬菜,火锅的锅底还是自己调的,特别好吃!”如今曹应宏已有了自己的家庭,但不时去师傅家聚餐的传统,依然留了下来。

“我们都管他叫‘导师’,你看看这送过来的一堆锦旗。”张忠笑着插了一句。

近些年来,皖南医学院的许多学弟学妹们都会来南浔刑科室实习,张剑倾囊而授,给这些准法医们上了最生动的一堂实践课。

在同事们口中的张剑,撇开法医的身份,是一个好兄弟好大哥好师长,是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

“我们无法预知罪案的发生,一旦发生,我们就是去寻找真相的人,寻找真相就是为了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让逝者安息,让生者慰藉。”

这不仅是张剑工作的写照,也是整个法医群体行走江湖的准则。

“到处都有阳光下的罪恶,但阳光依然璀璨。”张剑在自己书中如是写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法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法医网是一个服务公众的公益网络平台,资讯和观点仅供参考,不作为办案依据,由此产生后果与法医网无关;
2.相关信息与内容之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不代表法医网与天地社区立场,法医网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3.专栏署名文章版权为原作者与法医网共有,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和法医网授权,并注明“文章来源:法医网”;
4.部分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速联系邮箱 fmed@qq.com 处理。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