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法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医网 首页 法医溯源 法医风采 查看内容

浙江法医“胡一刀”,大家都在等你醒来

2016-11-16 11:37| 发布者: fmed| 查看: 1930| 评论: 0|来自: 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摘要:   从10月29日到今天,杭州法医胡立新因为脑溢血已经昏迷整整18天。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们从山上抬下来的,怎么从淳安县王阜乡胡家坪村送到了杭州的医院,又怎么经历了七个多小时的手术。  淳安县公安局的 ...
  从10月29日到今天,杭州法医胡立新因为脑溢血已经昏迷整整18天。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们从山上抬下来的,怎么从淳安县王阜乡胡家坪村送到了杭州的医院,又怎么经历了七个多小时的手术。
  淳安县公安局的同事含着眼泪恳求医生全力抢救,他不知道。妻儿寸步不离的十八天守候,他不知道。全省警察同行包括公安厅长纷纷打听治疗情况进展,他也不知道。
  同事老汪,回忆起发现老胡昏迷的那一刻,依然是一脸沉痛,“那天早上7点50分的样子,我想,怎么还没见老胡来吃早饭呢,才去敲的门。没想到……我们连老胡到底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都不知道!前一天晚上他还加班到凌晨1点多。”

  干法医,“惨”到差点找不到老婆
  但他说,每一行总得有人做
  老胡生于1967年,浙大医学院毕业,当了两年医生,然后加入警队,现任杭州市公安局淳安县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主检法医师。在任职至今的23年中,大部分年头里,他就是淳安警方唯一的一名法医。
  勘验尸体830余具,活体检验3000余人次,勘验尸体侦破案件达120余起……这些数字,普通人读来只是数字,但只有身为同行才知道有多辛苦。但有一件事,估计读者们都能体会到这份工作有多“惨”:因为找不到老婆,老胡真的动念过,差点儿辞职改行。好不容易总算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一位乡村女教师。
  回忆起刚刚认识的那会儿,教师程建霞依然有几分羞涩:我们是1995年认识的,1996年结婚,但是长时间两地分居,孩子是我带的,家务全是我做的。蜜月?旅行?从来没有过,顶多在千岛湖边上散步一圈。
  后来夫妻终于相聚,也不过是住在公安局里,就是老胡办公室楼上的一间房。“楼下,他在解剖尸体,侦查员在审查犯罪嫌疑人,我们娘儿俩就在楼上,都听得到、看得到……习惯了。”
  “农村条件差,老胡干完活连个洗澡的地方都没有,他都是带着一身味儿回家洗澡的。”看到记者惊讶的眼神,程建霞赶紧说,“他的工作服从来都是自己动手洗,不让我碰。”
  老胡的同事和妻子都记得一件事:有一年夏天,淳安县临岐镇的一个山村发生了一起投毒杀人案。案发时,尸体已下葬6天。时值盛夏,气温40 以上,开棺验尸,恶臭弥漫,群众纷逃出村,就连死者家属也忍不住躲得远远的。
  老胡头顶烈日,连续验尸8小时。8小时后,老胡也大汗淋漓、手脚发麻、呼吸困难。中暑了,他晕倒在地。
  待他醒来,村民们都感慨不已:你这一行苦啊,还不如我们农村挑大粪的。
  老胡倒是挺平静的,大概回答类似的问题太多次了。他说:“世上工作三百六十行,每行都要有人做。我既然选择了这一行,苦一点累一点算不了什么。”

  二十三年“零差错”
  被大家尊称为 “胡一刀”
  法医的工作对象,不是喊冤叫屈的伤者,就是沉冤待雪的死者。老胡就因为保持了连续二十三年勘验现场、尸体检验、验伤都“零差错”,被大家尊称为 “胡一刀”。
  2016年5月初发现的一具腐败的无名尸体,查找身源困难,老胡建议:先解剖。他的结论是:看“耻骨联合”,年龄约40岁。
其他法医意见不同:从肋骨推断,18岁左右。
  差这么大?
  也有法医把“耻骨联合”部位取回实验室,套用公式,推出第三个结果:约57岁。
  老胡摇头。
  半个月后,山那面的衢州有人找来,说家中一男子走失。经DNA比对,失踪者的身份确实跟那具尸体对上了。42岁。
  技能娴熟、眼光独特、判断准确,到底是“胡一刀”!
  老胡的能耐还不止这些。
  2000年,千岛湖镇一个老中医,投毒杀人。面对警察,老中医始终坚持是自己下错了药,用“甘遂”用错了量;从被害人的中毒症状来看,确实很像甘遂过量中毒。但老胡分析被害人的血液和吃剩的药渣,还查阅了大量的中药医书,比上级司法鉴定机构的实验室更早得出结论:不是甘遂,是毒鼠强中毒。
  之后,送检的结论同样也证明:检出了甘遂,也检出了毒鼠强。
  因为老胡先“铁口断案”,刑事侦查员办案的速度大大加快。

  主动请缨上山下乡
  活还没干完,他却昏倒了
  毕业20多年,老胡的同学,不少已经当上了领导,有的成了名医专家或者老板,也愿意拉拔老胡一把。然而,每当同学聚会,他这个穷得叮当作响的小法医,一点也不局促,说起工作来满心自豪。遇到民营医疗企业高薪挖人,他也只是一笑而过。至于检验对象或者家属,请客送礼的有之,扬言报复的有之,老胡都毫不在意,他坚持的是用公道慰藉死伤家属的心灵,用证据展示法医的正义。
  这回,老胡的倒下,也完全是因为他“自找”的,加班加点、上山下乡。淳安县公安局开展了以王阜乡为试点的刑侦基础排查工作。老胡主动请缨,打点行装,搬到与安徽歙县、临安市接壤的偏远山乡。山高路陡,村庄散落,老胡每天早出晚归、走村串户,吃住都在警务站。王阜乡辖区共有18个行政村、50多个自然村,部分村子至今未通公路,老胡干这活需要走访一万八千多人。
  走访调查5个多月,手写用掉十几本笔记本,活没来得及干完,老胡昏倒在了深秋的清晨。
  整理材料时,同事们发现,老胡在从警23年中,个人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获个人嘉奖4次,评上淳安县优秀公务员4次,2002年曾被评为杭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先进个人,2005年被评为杭州市公安局破案能手,2008年被评为浙江省基层站所(办事窗口)行风建设先进个人。
  老胡,你快点醒来吧。大家都盼着你回来的好消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法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法医网是一个服务公众的公益网络平台,资讯和观点仅供参考,不作为办案依据,由此产生后果与法医网无关;
2.相关信息与内容之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不代表法医网与天地社区立场,法医网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3.专栏署名文章版权为原作者与法医网共有,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和法医网授权,并注明“文章来源:法医网”;
4.部分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速联系邮箱 fmed@qq.com 处理。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