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法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医网 首页 法医溯源 法医风采 查看内容

“鬼眼法医”陈德和

2013-4-22 10:24| 发布者: fmed| 查看: 1019| 评论: 0|原作者: 孟扬|来自: 呼伦贝尔日报

摘要: “鬼眼法医”陈德和“鬼眼法医”陈德和 现年53岁的陈德和,系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主任。自1984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一直奋斗在法医工作一线,刻苦钻研,勤于探索,精益求精, ...

“鬼眼法医”陈德和

“鬼眼法医”陈德和

    现年53岁的陈德和,系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室主任。自1984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一直奋斗在法医工作一线,刻苦钻研,勤于探索,精益求精,终于练就了一手绝活。不管什么样的犯罪现场,只要他一到,就能确定犯罪嫌疑人基本信息,快速破案,准确异常,仿佛他亲眼目睹了凶案的发生一般,人送绰号“鬼眼法医”。
     30年来,他独立参与勘验各类命案现场3100余次,解剖检验各类命案尸体3100余具,直接认定破获命案犯罪达780余起。

门齿寻根
    2001年4月,莫旗登特科乡发生一起杀人案,被害人尸体被犯罪分子埋在一处小河沟内,经河水冲刷,露出一只手,被牧羊人发现报案。
    陈德和来到现场进行尸检,确定死者为男性,年龄在二十五岁左右,头颅上有开放性钝器伤一处,系颅骨粉碎性骨折致死,死亡时间大约在去年十月。通过其身体装束,可以确定死者为本地人。同时,陈德和还发现被害人的门齿很特别,两颗门齿又细又尖,跟一般人的板状牙齿迥异。
    要想破案,首先必须查找到尸源,确定死者身份,这是破获案件的第一条件。但是在查找尸源的过程中,侦查员们却碰到了难题,他们把周围的几个村屯走访个遍,也没有人提供死者是谁,一时使案件陷入僵局。
    这个反常的现象引起了陈德和的高度注意。通常意义来讲,谁家人数月不归,早就应该到公安机关报案,可是如今这个人的尸体都被发现,其家属却无动于衷,这充分说明一点,杀害他的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人,因害怕承担法律责任故意隐藏不报。陈德和认定被害人就是附近这几个村屯之中的人,便亲自和侦查员们在附近这几个屯子走访。
    一天,陈德和与一个小青年不期而遇,刚开口说话,陈德和一眼看到这个青年的两颗门齿与被害人的两颗门齿相同,一样的又细又尖。陈德和当即兴奋起来,这种雷同绝不是巧合,这名青年与死者一定存在着某种血缘关系。于是,陈德和提出要到男青年家里去看一看。
    在男青年家里,陈德和发现他家的炕墙周围有处理过的痕迹,更加成竹在胸,便把这名青年带到派出所询问。可是这名青年坚持说自己就哥一个,没有兄弟姊妹。陈德和经过核对户口,一口揭穿了男青年的谎言,男青年只好承认死者是他哥哥,是被他父亲杀害的。
    原来死者生前是个放荡不羁的浪子,为患乡里,深遭人们痛恨。去年十月的一天,死者酒后在家中闹事,拿刀要伤害他的父亲,他父亲一怒之下,拿起一个榔头,向死者的头上砸去。血光四射,死者当即倒地。看儿子死了,这名父亲长出了一口气,等到天黑,赶着马车把死者的尸体埋在离家不远的小河沟内。然后对外人说,死者出去打工去了。死者本来遭人痛恨,其父为当地除去一害,所以在公安机关走访时,根本无人出来指认。
碎尸语言
    2004年5月,莫旗尼尔基镇东侧嫩江套内发现一白丝袋内装有人体组织,接到报案后,陈德和来到现场,对碎尸进行拼凑检验。
    这是一具女尸,被锐器分割成十几块,已经高度腐败,部分已呈白骨化。检验后,陈德和一下子向侦查员们提供八条信息:一,尸体停留处非直接抛尸地点,抛尸地点应该在嫩江北侧上游;二,尸体是女性,年龄在三十岁左右,长发披肩,尸体暴露在阳光下一周左右;三,死者为城镇居民。四,死者死亡时间距今在8-20个月左右,死亡时间在夏季;五,抛尸前肢解的尸体;六,尸体曾经埋于阴凉的泥土中,杀人埋尸地点应在作案人住所周围,城乡结合部具有这种条件;七,死者是在最后一餐后30分钟左右被害;八,扼颈、勒颈窒息死亡,符合熟人作案。
    侦查员们根据这八条线索,很快查找到尸源,并把犯罪嫌疑人曲岩峰抓获归案。
    经审讯,曲岩峰交代,其与死者王喜枝是朋友,2002年8月27日他请王喜枝到家喝酒。酒后他要与王喜枝发生两性关系,王不同意,曲遂用手把王喜枝掐昏,又用绳索将王喜枝勒死奸尸。然后把王喜枝埋在自家院内,2004年5月20日他又把王喜枝尸体挖出肢解,装入编织袋抛入嫩江。其作案过程与陈德和判定的完全一致,仿佛他亲眼所见一般。

绳索留痕
    2006年4月30日,莫旗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辖区居民高某打来的电话,称其女儿于早上7点20分从家乘3路车去学校上学,从学校附近下车后下落不明,请
 
刑警队协助调查。就在刑警开展调查的时刻,有人在尼尔基水利枢纽发电厂南侧发现高某女儿的尸体。
    陈德和在尸体检验过程中,发现死者系被凶手用绳索捆住手脚后,绑上石头投入江中溺毙。死者时年只有十一岁,刚上小学三年级。身上衣着完整,没有性侵害的痕迹。而凶手留给公安机关的唯一线索,除了那根捆绑死者的灰色绳索,其余一无所有。陈德和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他相信这条绳索上一定留有犯罪分子的痕迹。他把绳索一截截剪断,仔细查看这条绳索上的每一个结。他发现绳索上的结打得笨拙而繁琐,平时一定不接触劳动工具,于是他向侦查员们做出如下判断:一、作案分子系两人协同,均是男性;二、凶手系城里人,平时游手好闲,没有劳动经验;三、作案分子与被害人熟悉,极有可能是被害人的近亲属。
    侦查员们按照陈德和做出的结论,很快就把犯罪嫌疑人付某、张某抓获。据付某交代,他本是死者的亲舅舅,平日游手好闲,没有正当职业。他看姐夫高某这几年生意做得不错,家中有了不少积蓄,就想从姐夫手里搞点钱来花花。他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最后竟想出一个灭绝人伦的残忍手段,绑架自己的亲生外甥女,向姐夫敲诈勒索。
    主意拿定后,付某找到了张某,让其帮助自己实施这个罪恶的计划。2006年4月30日,付某在学校门口拦住外甥女,声称要带她去江边玩。毫无防备的高某跟随自己的舅舅去了江边,付某与事先到此等待的张某便向这个花季少女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事后,他们来到邻县讷河,用当地电话联系他姐夫高某,声称高某的女儿在自己手中,要高某拿三十万元来赎。结果还未等到他姐夫拿钱来,等到的却是一副冰冷的手铐。
白骨说话
    2011年7月的一个下午,莫旗汉古尔河乡一户农民到野外挖沙子,几锹下去,从坑内滚出一个人骷髅头,龇牙咧嘴,仿佛对着挖沙人惨笑。吓得挖沙人扔下铁锹,一路嚎叫着跑回屯子,向公安机关报案。
    陈德和到达现场后,仔细挖掘,发掘出完整的人骨殖一副。陈德和经过勘察,总结出如下信息:死者男性,年龄在27岁左右,身高1米65,系暴力造成颅骨骨折死亡,死亡时间在15年左右。作案者当年应该正值壮年,身强力壮,应该具有使用专业工具技能,如木工、瓦工等。
    侦查员们根据陈德和得出的结论,查阅15年前的案件登记表,没有发现当年有人口失踪一类的报案。经过挨家挨户的走访,才发现当年确实有一个叫做祝某的外来女婿失踪。与他前后失踪的还有屯里的一个叫做李某的瓦匠及祝某的妻儿。在确定这一信息后,莫旗公安局刑警大队立即利用公安户籍网络搜索李某,在大连将李某抓获。李某觉得事过15年,许多证据丧失,公安机关已经无法将他定罪,就狡辩说他与祝某在一起扒房子时房子意外坍塌,造成祝某死亡。陈德和立即反驳了他,以法医暴力学原理向他提供了证据。李某只得承认,15年前,他与死者妻子有染,为了达到长期占有死者妻子的目的,在一天夜里,他用砌墙的瓦刀砸死了祝某。然后带领祝妻及死者的儿子逃往大连。因为死者孩子尚小,本地又没有亲人,无人报案,致使死者枉死15年,终于沉冤昭雪。

有来世还做法医
    陈德和是个儒警,不仅检验侦破工作做得头头是道,还不吝把自己的工作经验传授给他人。他带领的团队11人中,有两人进入呼伦贝尔刑事技术专家团,莫旗公安局技术室也成为国家一级示范单位。工作之余,他一直坚持写作,把自己的技术凝结成文字,投稿给国家级专业刊物。迄今,他创作发表的法医学术论文有十几篇,近十万字。
    陈德和年轻时,喜爱养花种草,把家里和办公室装扮得小花园一样。闲暇时,他总要陪老伴遛遛弯,补一补年轻时因时间紧迫落下的恋爱课,经常给远在新疆工作的儿子打打电话,弥补一下当年因工作忙碌而被迫放下的亲情。偶尔也会找老朋友小酌几杯。他酒量不大,但士气高昂,三两小酒下肚,就会扯着嗓子给大家唱一段《打虎上山》,字不正,腔不圆,声音还有些沙哑,那份劲却是十分的足,仿佛重新活了一回,又回到二十岁时的血气方刚。
    人命关天,检验侦破工作要求刑侦人员的神经要时刻高度绷紧,不得出一点差错。经年累月的工作,使陈德和患上了多种疾病,高血压,冠心病,最困扰他的是睡眠问题。每天晚上一躺下,轻易睡不着,睡着了,那些命案现场就如潮水一般涌来,他在梦中都在思索着如何破案。但是他毫无怨言,他为自己是个警察而骄傲,为自己是个法医而自豪,他风趣地对大家说,如果真有来世,他还要做一名法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法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法医网是一个服务公众的公益网络平台,资讯和观点仅供参考,不作为办案依据,由此产生后果与法医网无关;
2.相关信息与内容之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不代表法医网与天地社区立场,法医网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3.专栏署名文章版权为原作者与法医网共有,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和法医网授权,并注明“文章来源:法医网”;
4.部分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速联系邮箱 fmed@qq.com 处理。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