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法医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医网 首页 鉴定服务 法医提示 查看内容

法医:干这行,心理一定要强大

2012-2-28 10:04| 发布者: fmed| 查看: 2932| 评论: 0|来自: 合肥在线-江淮晨报

摘要: 安徽省公安厅法医博客上连载“鬼手佛心-我的那些案子”,引来粉丝无数。记者对话安徽法医,他们乐观、健谈,有人一年200多天在外出差 。

  一部电视剧《法政先锋》让很多人喜欢上法医,在微博上,一个名为“安徽法医在线”的微博主忽然发现自己变火了。“给死人解剖,你们做梦会梦到死人吗?”面对粉丝发问,博主呵呵回复:“如果不能自我调节心理,哪能干我们这行。”
  几乎在同一时间,省公安厅的一名普通法医秦明,在微博上写下“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存佛心。是的,我是个法医。”从今年初开始,他在博客上连载“鬼手佛心-我的那些案子”,揭开法医神秘面纱。
  2月22日下午,本报记者在安徽省公安厅专访了秦明等三位省公安厅的法医。在常人无法想象的与尸体“对话”中,他们揪出了“真凶”,历练了胆魄,也过着别样的“幸福生活”。成为一名法医,身上应具备怎样的品质?且听记者为您讲述他们的故事:
  法医方俊杰
  10年临床医生“转行”成法医
  在秦明眼中,36岁的同事、法医方俊杰,是最有韧性的一位。“在我们省公安厅的法医三人组中,他来得最晚,加班的天数却成倍数增长。”
  方俊杰是庐江人,22岁大学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在当地一所医院顺利就业。
  在庐江一家医院工作的日子,方俊杰见到了交通事故带来的伤痛,“那些血淋淋的场景,对我来说并不陌生。”方俊杰说,也许就是因为亲眼见过这些场景,想进一步亲临现场,对这项工作颇感兴趣的他在重新选择岗位时,还就真认准了法医。
  2007年,31岁的方俊杰考上了皖南医学院,专业是法医学。可他的家人却不看好这个专业:“过去父母一直反对我当法医,主要就是担心这个工作会影响人际关系。”不过父母最终还是拗不过他,因为他已经爱上了这个职业。
  求学期间,方俊杰曾在训练中让一个老同学假扮“死者”,手把手地教会了搬动尸体的技巧。2011年,梦想成真,他进入安徽省公安厅工作,成为正式的法医。
  不过,这项工作也不时会在生活和工作中遇上尴尬,方俊杰坦言,一次,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朋友与他同乘一辆车,得知他刚在一个交通事故中做完尸检时,就吓得坐到了离他最远的一个角落里。
 
  法医秦明
  谈个女朋友,不敢主动开口
  从警七年来,摘掉去命案现场紧戴的口罩,返家的秦明能时刻感到家的温馨。“儿子今年三岁了,妻子贤惠善解人意,有他们在,遇到再困苦的事情,我也能挺过去。”
  “七八年前,干我们这一行的交女友,介绍工作时哪敢主动开口,还不得吓着人家。”秦明自爆“情史”,为了介绍自己,他曾私下里对着镜子练了很多遍,“遇到现在的妻子,我一点也没NG,一遍就过了。”
  “这份工作或许会吓到你的,但我会时刻保护着你。”2005年12月24日,平安夜当晚,庐阳区的一家小餐馆里,秦明这样向当时还是女友的妻子表达着爱意。“哪知这话刚说完,礼物还没送出去,单位的电话就响了。”
  短暂的通话中,秦明得知,合肥某区刚发生一起连杀三人的命案,领导命令即刻奔赴现场。简单说明情况,秦明撂下一句“对不起”,把女友搁在餐馆里离开了。
  现场的勘察既繁杂琐碎,又要步步细心。不觉之间,四个小时过去了,秦明终于忙完。“掏出手机一看,一个未接电话也没有,估计女友早已气得回家,不打电话了。”秦明说,当时不知为何,他又回到跟女友吃饭的地方,想借酒消愁。“可看到女友还在店门口等着我,在寒风里冻得直打哆嗦,我感动得眼泪‘哗’一下就下来了。”秦明说,当时抱着她,把嘴唇贴到爱人耳边,哽咽着说:“我怎么这么有福,能找到你这样的爱人……娶定你了。”
  秦明说,案件随时会发生,平时需要法医24小时开机,保持待命状态,随时就得赶赴现场,法医或许就是小区大院唯一配备了钥匙的人。
 
  法医肖圣兵
  一根头发丝“戳破”难解悬案
  作为法医,秦、方两人的同事肖圣兵兼具了一名刑警特有的细腻和豪放,言谈举止透着一股睿智与坚毅,这使他在现场勘查中,往往发现一些常人不易觉察到的“微量物证”,破获了很多疑难案件。
  前年,安徽某地发生一起三车相撞的连环交通事故,致三人死亡。肖圣兵和方俊杰到达现场后,经勘查推断,应该是死者李某撞伤了骑第一辆摩托车的王某,而后是骑第三辆摩托车的肇事者刘某又撞死了李某,但刘某坚称没有撞李某。
  勘察陷入僵局时,肖圣兵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终于在第三辆摩托车的牌照框螺丝上找到了一根头发丝,经DNA鉴定正是死者李某的。经讯问,原来死者李某生前撞人后,下车查看伤者王某的伤情,由于视线不佳,车速过快,肇事者刘某骑摩托车从后面上来撞死了李某。一起三车相撞的复杂交通事故真相大白。
  同年,安徽省一公路发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辆摩托车被撞,驾驶员身亡,肇事车逃逸。案发后,肖圣兵和交警大队民警火速赶往现场,完成尸体检验的同时,细心的他还发现了死者身上裤脚上沾有“不起眼”的银灰色漆点,结合现场勘查,民警们初步推断肇事车为银灰色小汽车。通过紧急查找,民警们终于在附近乡镇一家修理厂发现了银灰色的桑塔纳轿车。
  他们说——
  压力不是鲜血,是“他是怎么死的”
  “其实在工作中最大的挑战,还不是面对尸体的心理承受压力。”对话中,三名法医专家认为,做这个工作,最大的心理压力不是来自遗体和鲜血,而是家属和群众的不理解。回首过去的一年,方俊杰说,面对家属“他是怎么死的?”疑问的时候,他的压力最大。
  方俊杰解释,既不能冷冰冰地扔出去一串对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又要使用最贴近对方的语言来将实际情况反馈给对方。为此,三人在工作中一直努力学习和了解各地的基本习俗,以方便在事故处理中尽量按当地的风俗进行交流,通过这样来拉近双方的距离,以利于事情的顺利解决。
  生活中,秦明说他不是个称职的丈夫和父亲,对妻子和孩子照顾很少。“三岁的孩子粘他妈,我很吃醋,但想想,我一年有200多天在外出差,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呢!”
  “在交通事故现场,尸体检验、缝合等流程往往需要一个人独立工作5个多小时。”肖圣兵说,做一名优秀的法医要不断加压,别人休息的节假日就是他们最忙的时候,由于尸检任务重,每年加班都在500小时以上,但为了这份神圣的职业,不能叫一声苦……
  在秦明的新浪微博上,“自我介绍”一栏写了“万劫不复有鬼手,太平人间有佛心。”“很多人问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秦明笑了:“我想他们看过你们报道后会明白。”
  那些年,法医神探侦破的案子
  在震惊合肥的滨湖小树林命案中,法医是怎么确定受害者被害当天路线,又是怎么认定两受害者是被同一人所杀呢?
  一家五口灭门案中,法医又是怎样让“尸体”说话的呢?
  在案发现场,犯罪分子会制造种种假象,法医怎样透过这些乱象扭转战局,抓获真正的凶手呢?
  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的法医们通过侦破的一件件案例,向我们揭秘法医神探。
  哪里被劫持?
  2011年6月29日8时,合肥警方接到包河区松树湾村民组村民王某报警称:其女儿小王被人杀害于徽州大道与锦绣大道交口东北角的小树林里。接到报警后,警方立即赶到现场开展勘查和走访。在对案发现场周围的树林内进行现场搜索时,民警在距离小王尸体48米处发现了另一具女尸。
  这两名被害人是不是同一人所杀?当时警方并不清楚。两天后,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派出法医调查此案。据警方前期调查,被害者小王在滨湖区某超市工作,当天下班后,她在回家路上被人拖入小树林杀害。
  从超市到小树林有2000米,被害者从何处被拖入小树林,警方并不清楚。幸运的是,警方得知,小王在被拖入小树林前,一直与一个朋友通电话。从超市出门,到电话戛然而止,中间有20分钟。
  “为了还原现场,我们从超市出门,徒步前往事发地点附近的马路上,反复走了好几次,最终确定准确地点。”
  尸检结果显示,2名被害人均为年轻女性。结合现场勘查,警方认定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最终缩小了侦查范围。
   最后一个电话
  2010年4月的一天夜里11:30许,我省北方某县发生一起灭门惨案,一家五口在家中被杀。事发时,警方接到一个自称李良的孩子打来的报警电话,称有歹徒闯入其家中。
  然而,让人揪心的是,尚未完整说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年幼的孩子就惨遭歹徒杀害。
  案发现场位于县城东侧五六公里的地方,有一栋二层小楼和多间厂房。这个名叫“天下门业”的公司,就是李强夫妇的工厂。日常,李强夫妇、李强岳父母以及大儿子李良就住在这栋二层小楼内。
  次日凌晨,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立即派出法医赶赴现场。现场看上去很蹊跷,保险柜没有被撬痕迹,室内有钱。“给人的感觉就是凶手入室杀死五人后逃离,什么也没干。”据一名参与现场侦破的法医介绍。
  尸检结果发现,被害者有一个被威胁控制的过程。现场的血迹也证实了这一点。法医判断,凶手可能是侵财作案。根据死者身上的伤痕,法医推断,凶手可能受了伤。
  经过再次仔细勘查,法医在现场发现了两处关键物证,锁定了嫌疑人。
  蹊跷的交通事故
  丈夫一夜未归,多方寻找未果,农妇杨某赶到公安局报警称丈夫失踪了。
  两天后,警方在一座十米高的土桥下发现了杨某丈夫的尸体及一辆摩托车。死者仰面躺在桥底,摩托车压在他身上,难道是他骑摩托车坠落桥下身亡?
  警方一度做出了交通事故的判断,然而,疑问仍未解开,法医发现,死者的脊椎并未骨折,从高处坠落还未骨折,这里面一定有文章。
  2010年10月的一天,我省东部某县发生了一起蹊跷的交通事故,省公安厅的法医赶往现场调查。长达七个小时的尸检后,真凶渐渐浮出水面。
  死者是颅骨骨折,造成了脑损伤。仔细查看尸体后,法医发现,死者颅骨的伤口呈现多个方向,并不是一次性形成的。如果是交通事故,肯定是一次性形成伤口。
  从十米高的地方坠落,死者的脊柱一定会有损伤。可是,法医奇怪地发现死者的脊柱并未骨折,更令人奇怪的是,根据省公安厅关于死亡研究的最新课题进展,法医准确判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夜里1点到2点之间。
  凌晨,死者怎么会骑摩托车出来?种种疑点表明,这并不是一起交通事故。
  最终,警方找到了真正的凶手刘某。
  刘某与死者的爱人杨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刘某与杨某商量,杀死杨某爱人,之后又制造了交通事故假象。为了摆脱嫌疑,杨某主动向警方报告丈夫失踪了。
  本版稿件由本报记者 吴洋 王凯/文 李福凯/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法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法医网是一个服务公众的公益网络平台,资讯和观点仅供参考,不作为办案依据,由此产生后果与法医网无关;
2.相关信息与内容之合法性及真实性由发布者负责,不代表法医网与天地社区立场,法医网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3.专栏署名文章版权为原作者与法医网共有,转载必须得到原作者和法医网授权,并注明“文章来源:法医网”;
4.部分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或所属媒体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速联系邮箱 fmed@qq.com 处理。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